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站长介绍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

首页 | 热点追踪 | 深度报道 | 维权调查 | 司法腐败 | 法制播报 | 政经视点 | 大众视点 | 农资打假 | 天下奇观 | 网友之声 | 舆论大家谈 | 论文随笔 | 
本类热门文章
相关文章
李新德:我与戏曲的五年之缘
作者:李新德  来源:中国舆论监督网  发布时间:2012-07-28 09:59:16

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

    最近有幸认识了北方昆曲剧院的作曲兼指挥姚昆宏老师,看了许多关于她的资料介绍,她集作曲、配器、指挥、演奏、演唱一身,看后禁不住心潮涌动,久久难以平复,勾起了我对自己早年的戏曲生涯的一点回忆。

    我出生在浙江台州市路桥区的一个海军航空兵大院。我的祖籍是安徽省临泉县,这里和河南省的周口地区、驻马店地区交界。

    记得我8岁的时候第一次登上舞台,是在海军航空兵礼堂里,演唱的歌曲是“长江滚滚向东方”。一曲终了,赢得掌声一片。从那以后,我会经常应邀参加一些部队家属委员会的演唱活动。

    1970年11月,我随着转业的父亲回到了老家临泉县,母亲是从农村随军来到部队的,她的潜意识里认为,我们全家都应该回到农村,就这样,我们全家从商品粮改成了农村户口。

    在家乡的学校里读书,唱歌成了我唯一的爱好。由于我的嗓子特好,嗓音沙哑的音乐老师干脆把初一到高中的音乐课程都让我来担任,站在高高的讲台上,拿起怅怅的“指挥棒”一遍遍的教唱,我乐此不彼,而那一年我才10岁。

    我始终坚信命运垂青有天分的人。1971年,县城里的剧团来招演员,我唱了几首革命歌曲,就轻而易举的通过了测试。不久,我就接到了让我去县城剧团复试的通知。

    我的父亲在县城上班,我的母亲这期间去了河南的平舆看望我的干姐。为了不耽误去县城复试的机会,我未加思索,从邻居那里借了5毛钱,就往县城的方向赶路。这时已经是傍晚时分,而县城离我的老家有90多华里。当我走到离县城还有40里的杨集时,已是夜里10点多钟,又累又饿的我实在抬不动腿了,两个眼睛也开始打架了。幸运的是,我遇到了一位在杨集街上开饭店的白大叔,他的儿子白文友几个月前被招考到县剧团当了演员。白大叔一听我也是为了考剧团,给我盛了一碗热腾腾的杂烩汤,并留我住了一夜。

    第二天,我起了大早赶路,可能是那碗杂烩汤油性太大的缘故,我拉起了肚子,而且越拉越勤,20公里的路程,我估计拉了20多泡,当我见到父亲的时候,我的眼一黑晕了过去。

    我醒来的时候,父亲关切的问我,参加复试行不行,我很干脆的回答:没问题。

    第二天,父亲用自行车带着我来到县剧团。我记得复试的歌曲是“东方红”,我毫不费力的唱出了最强音,上扬的高度让老师和导演不住的点头,于是我顺利的通过了复试,不几天就办理了招工手续,开始我的演员生涯,记得工资是每月18元,每月的粮食供应是38斤。这一年,我还不到12岁。

    在剧团5年时间,天天排练样板戏,不是曲剧,就是豫剧,或者叫什么淮北梆子。

    1976年,我离开的剧团参军入伍来到了东海舰队。一下部队就当文教,平时除了出黑板报外,更多的时间就是教战士们唱歌。在部队汇演的时候,我偶尔也说上一段快板书、山东快书,同时演上一段小话剧等。

   戏曲生涯彻底结束了,随之而来的是军旅生活开始了。再后来,我拿起了相机,纸笔和鼠标,畅游在网络的海洋里。尽管戏曲离越来越远,偶尔也唱上一段,但歌声却长伴着我,成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,每当遇到困难的时候,我的脑海里总会浮现铿锵有力的进行曲,下意识的打着节拍,轻轻的哼了起来:

   网络是我们的战场,电脑和键盘是我们的武装,鼠标点击出篇篇檄文,像出鞘的利剑直刺腐败者的胸膛!党是我们坚强的靠山,人民是不可战胜的力量。网站、博客和论坛,是我们给腐败曝光的地方。啊......哪个贪官敢来挑战,他就是第二个“下跪副市长”!

    李新德作于沈阳采访途中,修改于北京


[] [返回上一页] [打 印]
文章评论 (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用户名: 查看更多评论

分 值: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1分

内 容:

         通知管理员 验证码:

 
关于本站 - 友情连接 - 网站地图
中国舆论监督网 版权所有
信息产业部备案号:京ICP备11027352号
香港政府注册许可证号:34373914-004-03-12-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