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站长介绍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

首页 | 热点追踪 | 深度报道 | 维权调查 | 司法腐败 | 法制播报 | 政经视点 | 大众视点 | 农资打假 | 天下奇观 | 网友之声 | 舆论大家谈 | 论文随笔 | 
本类热门文章
相关文章
李新德:军营留下了我童年的身影
作者:李新德  来源:中国舆论监督网  发布时间:2010-04-29 09:08:04

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

 

小时候常常进出的“营门口”

    也许是因为从小就在军营里长大的缘故,至今对军营仍有着别样的感情,不管走到哪里,只要看见那整整齐齐的营房,听到一阵阵嘹亮的军号声,心中就有一股热流涌荡,仿佛又回到了童年。

    我父亲是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的老兵,朝鲜战争结束以后被编入了海军,来到浙江路桥,后来被国防部授予“海空雄鹰团”荣誉称号的海军航空兵第四师第十团就驻扎在这里。

    儿时记忆中的许多往事随着时间的流逝忘却了,但军营里独具特色的童年生涯,不但没有随岁月流逝而模糊消失,反而随时间的沉淀越发清晰。

    偷桔子

    我家住在山后的家属区,父母养育我们兄妹四人。因为人口多,家里住不下,我们三兄弟就住在了工兵营搬走后的大伙房里。真是太宽敞了,大约600平米的面积,这里成了我和小伙伴经常活动的场所。

    我小学一年级到四年级都是在石曲小学读的书,学校离我家大约有3华里。每天上学,我都要路过北营门口,看着成片的蜜桔林上的桔子由青慢慢变成淡黄,桔树上的一根根树枝被硕大的桔子压得触到了地面,这个时候,我会四处一瞭,看没有人的时候,便躺在地上,顺着桔树枝把一个个尚未完全成熟的桔子摘下来,然后剥皮,痛痛快快地送到嘴里,虽然有的很酸,但那时一点也不觉得。

    当然,不是每一次吃桔子都能轻易得手,也有“出师不利”的时候。记得一次正当我躺在地上吃得津津有味的时候,不幸被站岗的哨兵发现了。他狠狠地抓住我的手,声称一定要家里来人领我回去,我当时一点也不害怕,甚至有些理直气壮的样子,把哨兵气得要死。后来当我报出爸爸和几个战友的名字时,哨兵把紧紧抓我的手松开了。

    一个秋季里,记不得吃了多少桔子,不光自己吃,书包里也会装上许多,带回家给伙伴们一起分享。

    当树上的桔子都摘完的时候,汽车连忙活着往外地运。我和小伙伴也没有闲着,夜幕降临的时候,一起商量怎么到汽车连的车库里偷车上准备外运的桔子。

    我们几个做了分工:有人找面袋子准备装桔子使用,有的负责上车偷桔子,个头小又机灵一点的人负责警戒瞭望。

    我们来到汽车连车库行动了,负责瞭望的小伙伴唱起了“东方红”,这是我们事先约好的安全信号,当听到这首歌曲的时候,就表示安全,可以动手,伙伴们立刻爬上了汽车掀开桔子框往面袋子里装。突然,一阵“大海航行靠舵手”的歌曲响了起来,车上的人一阵紧张,立即停止行动,大气也不敢出。这是我们事先设定的预警信号,如果听到这首歌曲,就说明附近有人靠近车库。几分钟后,当“东方红”再度响起的时候,我们全都松了一口气,赶紧扛起沉沉的面袋子跑回了我的住地——工兵营大食堂。

    那一晚,伙伴们吃得十分过瘾,都是上好的黄岩蜜桔啊,我们一个个撑得肚子溜圆。

    当时之所以那么胆大,敢去汽车连的车库偷桔子,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,我们行动成员里有两兄弟,他们的爸爸是汽车连连长。

    被 骗

     俗话说,再精明的人也有犯傻的时候。记得一次,我和两个小伙伴崔路平、左卫路手里拿着打纸枪,放学后刚走出石曲,就在马路边上碰到一个不到20岁的年轻人,他对我们说:“你们的打纸枪不好,我的枪和真的一样,可以打火药。”边说,手里还不停地比划。看着他神采飞扬的样子,我们挪不动腿了。我问他能不能给我们一把,他不但很痛快地答应了,而且说每个人都给几把,他让我们跟着他去取,说是走不远就到了。我们三个信以为真,跟着一路往南,走了大约3里路的样子,累得走不动了,这时他仍然说,很近,马上就到了。

    就这样我们也不知道走了多少路,反正天色渐渐黑下来,他才指着桥头说:“到了”。又告诉我们说一个人跟着去拿就可以了。我自告奋勇地要去,可是他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以后说“你不行”,然后指着左卫路让他去。

    我和崔路平在桥头边等着,脑子里不断闪烁着各种样式的火药枪。等到大约9点多的时候,左卫路一个人松松垮垮地回来了,他身上的外罩和书包都不见了。
左卫路跟着那个人进村以后,那人告诉他,里面的枪很多,让左卫路把衣服脱下来,把书包也给他,让他去装火药枪。左卫路听话地把东西交给他,结果傻等了很久不见人回来,天黑得令人害怕,左卫路就急冲冲地跑回来了。

    夜漆黑一团,我们心里怕极了。这时,远处一阵口令声传进了耳朵,原来是外出训练的部队路过这里回营,我们赶紧尾随着部队,当走到东营门口的时候,左卫路和崔小路的妈妈早望眼欲穿地等在那儿。虽然被骗,但看到我们安全回来,她们都松了一口气,没有一丝责怪的意思。

    平时对我非常严厉的妈妈竟然没有打我,反而用亲切的语气对我说:“饭都留在锅里了,赶快吃去吧!”

    我们三个伙伴在一起谈论了很久,怎么也搞不明白,这个骗子为什么单骗左卫路,而放过我和崔路平。

    后来大人告诉我们说,我和崔路平穿得不好,都是旧衣服,尤其是我,穿的是妈妈的灯芯绒旧大褂子,而左卫路不但穿着新的皮夹克,而且背的书包都是崭新崭新的,所以他成了骗子首选的目标。

    买“红宝书”

     我们上小学的时候,正是一个狂热的年代。当时手臂上能带上“红小兵”的套袖,人都感觉神气了许多。那时候,只要学生学习成绩好,工人工作好,战士立功受奖,都会根据功劳的大小,发给毛泽东选集、毛主席语录或“老三篇”。为了能有一本属于自己的毛主席语录,我们真是费了不少的心思,把父母给的零花钱省下来积攒着,可是远远不够。于是我们开始到营房的垃圾箱里“淘宝”,整天搞得脏兮兮、臭烘烘的。有一天,一个伙伴找到了一个废电瓶,我们一起动手拆掉,把里面的锡取出来,然后找来一个破铁锅,在地上挖一个洞,把锅坐在上面,把电瓶上的锡放进锅里炼化成液体,然后倒在地上事先挖好的小坑里成为一个碗状,这时再看看我们的手上和脸部都被烟熏火燎成黑乎乎的了,衣服上除了灰就是泥土。

    我们把这些淘来的“宝贝”都卖给了货郎,虽然看着货郎担里大块的米糖直流口水,但却舍不得买,拿着这来之不易的几块钱转身跑进新华书店,每人买了一本毛主席语录揣在怀里。以后一有时间就拿出来背,不认识的字就问大哥哥们。想想童子功果然厉害,直到现在,我还可以把毛主席语录大段大段地背下来。

    “家委会”组织唱歌

    我天生嗓音洪亮,后来回安徽老家考上剧团靠的就是这付好嗓子。那个年代除了唱歌颂伟大领袖的歌曲外,还有一项政治任务就是唱毛主席语录歌。

    “最新指示”一旦发表,不管白天还是黑夜,家属委员会就会立即行动起来,挨家挨户地喊,然后敲锣打鼓高喊口号庆祝,场面极其热闹。每当最新指示发表以后,都会把它谱成曲子在喇叭里播放。我的乐感特棒,只要听过一两遍就基本上会唱了,家属委员会的阿姨们就会拉上我一起走门串户,有的时候一直走到下包村。她们敲锣打鼓,我就可着劲地唱语录歌。

    这一唱,还真的唱出了点小名气,记得一次家属委员会的阿姨通知我说,师部礼堂要搞庆祝会,家属委员会也要出节目,而我的独唱就是选送的节目之一。
那是我第一次登上正儿八经的舞台,还没上台,腿肚子就直哆嗦。当时唱的歌曲是《最大的恩人毛主席》,面对着舞台前黑压压的人头时,心理紧张得不得了,平时的调皮劲都溜得无影无踪了。你要问我当时什么感觉是什么样子,我的回答是,根本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间唱完的歌曲,更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下舞台的。
不管怎么样,我还是出名了。高炮六营的不少干部战士请我到他们的部队唱歌,他们都夸我唱得好,不但给我桔子吃,还给了好多好多糖果。

    几年前,那时我在某报青岛记者站工作,北海舰队通信站一位女兵想学唱歌,我的一位战友认为我唱得不错,可以教教她。我告诉战友,我唱得很一般,加上很久没有登台演出,生疏了,末了我向他推荐了大型舞蹈史诗东方红里的贾世俊。贾老离休后在海军青岛某干休所休养,这个干休所的一位副所长和我是哥们,我把这位女兵推荐给贾老做了徒弟。那天晚上,我也有幸在贾老前辈面前卖弄了一曲“过雪山草地”,赢得了贾老的赞许,贾老当时说:“你年轻的时候如果坚持唱下去的话,一定行!”

作者简介

李新德,1960年生于浙江台州市路桥区某部队,1970年随父亲转业回原籍安徽临泉县。1971年考入临泉县剧团,1976年入伍, 1980年退伍后分配到乡镇文化站,之后开始新闻生涯。
   
曾先后就职于富民报、工商导报、中华工商时报、中国改革报。200310月创办中国舆论监督网。
    2004
610日,撰写并在中国舆论监督网上发表“下跪的副市长——山东济宁市副市长李信丑行录”一文,46天后,李信被逮捕,最后被判处无期徒刑,该案成为中国网络监督标志性案件写入中国新闻史册,李新德也因此被誉为“中国民间舆论监督第一人”。
    2006
815日,采写的文章《“两头通吃”的湖南省郴州市纪委书记曾锦春》,当年920日,曾锦春被“双规”,现被判死刑。
    2008
1月,撰写《向两任院长行贿的何涛再次连任法院院长》一文发表不到两个月时间,在舆论的声讨下,安徽省界首市法院院长何涛等被免职。
    2007
9月,介入贵州六盘水警察枪杀无辜百姓陈军案件,用翔实的证据彻底披露了六盘水市委、市政府、市公安局、市检察院出具的“警察开枪系正当防卫”的虚假结论。报道引起了中央政法委和贵州省政法委的高度重视,并作出批示。200910月,案件得到纠正,受害人一共获得赔偿总金额81万元。据悉,公安部在全国公安系统作了通报。
   
监督尚在台上的 “活老虎”,是李新德的专长,如文章《辽宁省纪委书记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》发表于2006年,此时的王唯众任辽宁省省委副书记分管政法,他曾多次利用职权对作者进行威胁,但事与愿违,在17大召开期间,王唯众被免去中纪委委员一职,20098月,中央决定免去了王唯众所有的职务。
   
李新德利用网络先后对12名以上厅级高官进行监督,迫使多名厅级以上的高官落马。中国青年报、中央电视台12频道、纽约时报、法新社、路透社、英国BBC、美国CNN等新闻媒体对此均有详细报道。

 

[] [返回上一页] [打 印]
文章评论 (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用户名: 查看更多评论

分 值: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1分

内 容:

         通知管理员 验证码:

 
关于本站 - 友情连接 - 网站地图
中国舆论监督网 版权所有
信息产业部备案号:京ICP备11027352号
香港政府注册许可证号:34373914-004-03-12-0